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知远的博客

onewaystreetbook@vip.163.com

 
 
 
 
 
 

单向街的下午

2010-2-5 15:11:36 阅读8371 评论41 52010/02 Feb5

仅有很少的时刻,我才有机会自我膨胀,却总是这样的结局。

一周前,一个三星公司的姑娘,面带尊敬的走到面前,羞搭搭地问“您叫许远知”?

刚才,在我和所有的服务生打得一片火热的Cafe Bros,一个坐在我前面的黄衬衣姑娘,突然走到桌前,对我伸出右手,面若桃花地说,“您是写网络小说的吧?”

这个下午,坐在单向街的庭院里,是书店开业以来最愉悦的一个下午。一瓶喜力,许巍一个调的歌,头顶上的嫩绿的叶子,觉得有这么一个下午,书店也开得值了,眼睛不痛了,浩然之气也长了,可惜晓波还没享受到这样的午后呢。

真是奇怪,我这样一个明明生活在“生活的表层里”的人,为何那么多无端的不高兴。

Lewis Mumford这样描写城市一段话实在是洞彻,它也是我的不快乐缘由之一吧:

“在戏剧界、文学界

作者  | 2010-2-5 15:11:36 | 阅读(8371) |评论(41) | 阅读全文>>

单向街书店

2010-2-5 14:56:25 阅读10351 评论51 52010/02 Feb5

多年以前,在读《流动的圣节》时,记下了“一间干净明亮的咖啡馆”这个短语。一直想有一家自己的咖啡馆,可能在冬日晒太阳,夏天露天坐在院子里,听莫扎特,喝啤酒,看迷惘一代的作家,身边偶尔经过象春天一样的姑娘。

离开《经济观察报》时,未想过找新工作,想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,开一家干净明亮的书店,在那里坐台,早晨喝咖啡,下午喝啤酒,周末时找上无所事事的作家、艺术家、诗人,在这里给愿意听的人布道,提供陪聊等服务。

三年前第一次城市之光书店,正好感上了诗歌朗诵,一些用德语、波兰语朗诵,不知所云,却喜欢那里面的气氛,一群年轻人和老头子们坐在一起,脸上表情单纯,真的有些东西,大家应该一些分享,真的有些信念,我们应该没有保留的坚持。

三个月前,我们意外地在圆明园里租到了一条长廊,旁边就是左右间咖啡。除去书店,我想不出那条长廊还能做

作者  | 2010-2-5 14:56:25 | 阅读(10351) |评论(51) | 阅读全文>>

错失的十年

2009-11-9 11:20:31 阅读8685 评论29 92009/11 Nov9

拖着彩烟的战斗机划过上空,中心的道路被封锁,每一个井盖都再次被检查,华人明星们聚集在一部电影中为国家权力唱赞歌……炫耀、傲慢、紧张、焦躁、荒诞的气氛包围着北京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六十周年的庆祝,最终与“人民”与“共和”毫无关系,它是官僚系统的一次自我庆祝。被挑选的人民出现在广场上,他们欢乐与舞蹈,像是活动的道具。

在一个信息泛滥、记忆模糊的年代,重温往事变得如此艰巨,更何况,官僚权力仍牢牢把握着过去,它选择记忆的内容和尺度。年老的一代,主张去忘却苦难,因为欢乐似乎更对眼前的生活有利,更何况,在长期的教条之下,他们可能也失去了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的能力;年轻的一代,他们还来不及体验,或者是过多混杂的信息,已占据

作者  | 2009-11-9 11:20:31 | 阅读(8685) |评论(29) | 阅读全文>>

另一种幻想

2009-10-15 22:28:47 阅读1424 评论0 152009/10 Oct15

很有可能,《革命军》是中国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超级畅销书。在一个四亿人口、绝大多数是文盲的国家,一百万册是个惊人的销量。

从安徽的一名学堂少年,到东京的中国留学生,再到革命领袖孙中山,都是它的热情读者。那是1903年的中国,古老的文明正深陷困境之中。外侮与内忧,让一代精英愤怒与焦躁,人们喋喋不休的争论,不计后果的尝试,想找到一条出路。一些人强调立宪的重要性,另一些人则说要商战救国,一些人寄往于武装起义……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,人们对于和缓的方式越来越失去耐心,一心要寻求捷径。

《革命军》是这股激进浪潮中的最显著的声音。他似乎抓住了那个时代最激动与迫切的情绪——所有的落后、屈辱,都缘于满族人的统治,只要推翻

作者  | 2009-10-15 22:28:47 | 阅读(142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荆州随想

2009-10-15 22:20:47 阅读1166 评论0 152009/10 Oct15

是瞎了眼的博尔赫斯,让我不断想起荆州。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写满东方和西方、世纪更迭、朝代兴亡的图书馆里,在无尽的黑夜里,他一心幻想着帕潘草原的夕阳,脸上有着伤疤的高乔人,一名醉酒的少年刀客。

让荆州尽人皆知的,是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的故事。那是个满是阴谋、背叛、杀戮的年代,但这三人的友情,和他们那个摇着羽毛扇的军师的智慧,却在这种混乱中创造了暂时的稳定和信任,让人暂时忘却了必将到来的死亡。

我坐在灰色城墙之内,读不进博尔赫斯的任何诗句。它们的味道既相似,又大不相同。令博尔赫斯念念不忘的是,高乔人对死亡的蔑视和对荣誉、爱情的渴求——月黑风高下的决斗和爱情,他们都化作了陡峭的短句。中国人的故事总是围绕男人展开,有他们

作者  | 2009-10-15 22:20:47 | 阅读(116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许知远 
FT中文网许知远专栏

北京市 海淀区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